您的瀏覽器不支 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 JavaScript狀態
guideTile.toModdle
:::

賴德和

imageAuthority: 創用CC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 台灣及其後版本(CC BY-SA 3.0 TW +)

別名

LAI Deh-Ho

人物分類

音樂類-藝術音樂-作曲家

性別

male

people.bornPlace

彰化

job

作曲家

領域

作曲家
賴德和,作曲家;1943 年 2 月 25 日出生於彰化。畢業於國立藝術專科學校(今國立臺灣藝術大學);1978 年,獲德意志學術交流中心 (DAAD ) 獎學金赴奧地利,在奧福學院(Orff Institute)研習音樂教育,並在莫札特音樂院(Mozarteum in Salzburg)研習作曲。1984 年,獲得第七屆吳三連文藝獎;1987年,與「雲門舞集」合作的《紅樓夢》獲國家文藝基金管理委員會的第十二屆國家文藝獎;2010 年,再榮獲第十四屆國家文藝獎。

LAI De-He was born in Changhua in 1943. He graduated from National College of the Arts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of Arts). In 1978, Lai was awarded the DAAD grant to study in Austria, where he studied music education at the Orff Institute and composition at Mozareum in Salzburg. In 1984, he was awarded the Wu San-Lien Award. Lai collaborated with Cloud Gate Dance Theatre for its produ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which won the 12th National Award for Arts in 1987. Lai also won the 14th National Award for Arts in 2010.


年輕時代學經歷
畢業於國立臺灣藝術專科學校,在學時期即參加「向日葵樂會」發表作品。1973年,從藝專助教的工作轉任臺灣省交響樂團,受聘為研究部主任。期間,負責策劃「中國現代樂府」,演出本國作曲家作品和籌設音樂實驗班。因受史惟亮與許常惠「音樂民族主義」的創作理念感召,長年聆聽民歌採集的錄音,並向戲劇學者俞大綱學習京劇藝術之美、向藝師侯佑宗學習京劇鑼鼓。1976年,他接受洪建全文教基金會委託,編輯了「中國當代音樂作品第一輯」唱片。1978年,獲德意志學術交流中心 (Deutscher Akademischer Austauschdienst, DAAD ) 獎學金赴奧地利,在奧福學院(Orff Institute)研習音樂教育,並在莫札特音樂院(Mozarteum in Salzburg)研習作曲。回臺後,於1981年任教於國立藝專(今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次年轉任國立藝術學院(今國立臺北藝術大學)。

創作融合東西方文化傳統
1984年,他獲得了第七屆吳三連文藝獎,其得獎評語為:「賴德和先生善於運用現代西方作曲法,如動機發展、主題變奏或樂曲結構,但不落於俗套而又能併用綿延相生的東方樂句法,鑼鼓在舞臺音樂中居領導、旁白、隱喻的功能。他的作品,可以說是把中國傳統戲曲音樂精神,用現代技巧再生的最佳範例。至於樂器編配法,他運用自如中西樂器,使它們發出繽紛多彩的音色,中國傳統樂器可以說在他的作品發現新穎面貌。」與「雲門舞集」合作的《紅樓夢》,於1987年獲得了第十二屆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文藝獎,得獎評語為:「1. 作者以三管編制的管絃樂團加上琵琶、梆子、鑼鼓、鈸等中國樂器,再以現代音樂的表現方式來展現,產生了新的音色、音質和音響,在音樂的形式和意境的經營上,尤其出色。2. 本曲在音的結合、節奏之運用、色彩之變換、高潮之製作……等亦均有即為巧妙之設計。3. 用音樂表達人生苦、樂、哀、榮,本曲在華麗、急速;或緩慢低沉中進行,使聽者能領會故事中描述人生出世入世的哲理。」2010年,再度獲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的第十四屆國家文藝獎,其得獎理由:「長期持續鑽研音樂創作,融合東、西方文化傳統,卓然有成。作品風格獨特、技法洗煉,並具當代藝術潮流之多元性。藝術創作圓融流暢,既富詩意又具本土性。積極吸取時代思潮,開放與包容的創作態度,啟發年輕學子。」2014年,其為中提琴與鋼琴而寫的作品《悲歌》又獲得第25屆傳藝金曲獎最佳創作獎。

創作觀
從他2010年再度獲第十四屆國家文藝獎的得獎感言,可以看出他的創作觀「音樂創作對我而言,只是簡單的反映我『活著』的唯一方式。說得明白一點,除了音樂寫作我無一技之長,除了音樂寫作我也毫無生命價值可言。藝術對有些人來說,是追求奔向絕對終極理想或企圖達到大音希聲的境界,這些高則高矣!恐已超出藝術所能表達的範疇。對我而言,藝術所能者,在天人之際,以企慕蒼茫之心,讚嘆人間之悲欣而已。也可以說是,把自己的感懷,為這個時代留下聲音的見證。從文明發展的歷程來看,整個人類文明是一個奔向規範的歷程,然而形式遞增,存在遞減。所以『創作』從個人生命來說需要回溯兒童(保有赤子之心);從歷史角度來說需要回溯原始(尋回自然之情)。換句話說,創作的深度內涵,就是一種永不休止、對抗人文僵化規範,且逆向還原存在的本原。這種幽微的心靈追求,從少壯時對音樂的憧憬一路踉蹌走來,倏而年近七旬,其間挫折、困頓時而有之。所幸樂界前賢、友儕多所提攜支持,懷抱感恩之心,走我未竟之路。」

people.creator

remark

people.language

sameAs

data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