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噶瑪蘭ㄟ花蕊》校刊專欄

圖片著作權註記及使用限制: 創用CC姓名標示 3.0 台灣及其後版本(CC BY 3.0 TW +)

〈四個娘親--江蔡月娥阿媽〉

分類

國家文化記憶庫分類-藝術與人文

創作者

黃麗惠

媒體類型

文件

貢獻者

時間資訊

出版日期: 2015/09/15

出版商

財團法人宜蘭社區大學教育基金會

原件著作權註記及使用限制

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3.0 台灣及其後版本(CC BY-NC 3.0 TW +)

重男輕女的年代,1937年出生的月娥沒擺脫出養的命運,不過養母對於月娥是相當的疼愛,但好景不常,養母生病臥床好些年,小小年紀的她,要擔負起照顧養母的責任,七歲時,養母還是撐不過病魔折騰而往生了。

養父後來再婚,幸好的是養繼母對月娥相當的疼愛,只是命運之輪總愛重覆,養繼母因勞成疾,在月娥十歲時因病而逝,頓失依靠的月娥,晚上只好跟著奶奶一起睡,但卻不受呵護,四嬸知道後,就把她帶到身邊。四嬸只長月娥十歲,但對月娥的疼愛就如同母親般,冬天時,四嬸會摸摸月娥的腳,如果不夠溫暖,就會把月娥的雙腳夾在她的雙腿中溫熱。

月娥二十歲時,由養父作主結婚,因為家住在海邊,警察會特別在舊曆年前後加強追緝走私,結婚當天,警察臨檢,盡管家人有告知那間是新房,但警察可不管那麼多,照闖「鬧」新房。

大約在月娥三十三歲左右,養父的五個兄弟分家,每房都要各負債四萬元,那時孩子還小,月娥相當擔心這筆負債,有一天生母來家裡,月娥和生母說起這筆負債:「阿母啊,這是要怎麼還?」生母說:「戇囝,小富為勤儉,大富為在天。」這句話月娥也傳給媳婦孫子們,連小孫子都能夠朗朗上口呢。

全文

四個娘親-江蔡月娥阿媽

作者/黃麗惠


【硩花養女】

重男輕女的年代,月娥也沒擺脫出養的命運,蔡家養母因為生了一對孩子均夭折,在相熟的月娥姑姑引介下,抱了四個月大的月娥來「硩花」當養女,或許是因為養母沒有生下一男半女,相對的在蔡家就比較不受重視。

月娥的養父住在壯圍,靠海吃飯,因循節氣的不同,有時是牽罟;有時是「放緄仔」(延繩釣),那時養家也有耕作一些田地,養父母之間談不上什麼甚篤感情,抱養月娥也是養母的個人想法,不過養母對於月娥是相當的疼愛,常常一整罐的「金甘仔糖」抱滿懷。


【養母病逝】

月娥記憶中,養母生病臥床好些年,小小年紀的她,要擔負起照顧養母的責任。養母因為痔瘡病變,無法起身下床,每回養母要解手,小月娥無法攙扶養母至廁所,於是想了變通的方法,將屎桶放在床底,月娥將養母身體扶側一邊,然後將一片床板移開,再讓養母躺平方便。

每天,月娥也要幫養母的肛門敷藥,取一種沒有竹節的竹筒,將其一端削成鴨嘴狀,再把中藥粉置於上,然後再用嘴在竹筒一端吹氣,將中藥粉噴進患處,雖然月娥年紀小,但感受到養母對自己的疼愛,所以養母生病時,也總盡心照顧,但在月娥七歲時,養母還是撐不過病魔折騰而往生了。


【繼母婆婆】

月娥養母過世前不久,正當空襲時候,有一江家女子,帶著養子「疏開」到壯圍來,就住在月娥家附近。當月娥的養母過世不到百日,養父就再迎娶江家女子,幸好的是繼母對月娥相當的疼愛。

月娥和繼母的養子兩人同年同月同日生,繼母曾說:「如果兩個孩子長大,男的勤奮女的乖巧,就讓他們『捒做堆』。」在兩個孩子的心中,大概也就認定兩人日後要成為夫妻。或許繼母婆婆之前單親帶著孩子很辛苦,因勞成疾,在月娥十歲時,繼母婆婆也因病而逝。


【四嬸媽媽】

繼母婆婆的過世讓月娥頓失依靠,那時晚上就和養奶奶一起睡,屘叔小月娥一歲,兩個小孩晚上睡覺前有時會踢來踢去的玩,但養奶奶一摸到月娥的腳,就會擰她的大腿,月娥不敢喊疼,只能哭,後來四嬸知道了,就把月娥帶去和她同睡。

四嬸只長月娥十歲,但對月娥的疼愛就如同母親般,冬天時,四嬸會摸摸月娥的腳,如果不夠溫暖,就會把月娥的雙腳夾在她的雙腿中溫熱,因為好不容易有個像母親般疼愛自己的四嬸,所以即使腳癢也都不敢抓,但忍不住時又會抖一下,四嬸知道後就跟她說:「戇囡仔,癢要說,毋通忍著啊!」


【「鬧」新房】

繼母婆婆死後,她的養子因為沒有受到好的對待,所以就出外四處打工,而在養家的月娥則是要擔水、種豬菜養豬、煮飯、做家事,十二歲時就要去幫忙牽罟,每當船開出去後,月娥就要幫忙看「魚仔花」,因為擔心會沒地方住,所以月娥總是努力的工作著,雖然養奶奶及養父並不太會罵人,但總是不親近。

月娥二十歲時,由養父作主,讓月娥和繼母婆婆的養子在年三十「捒做堆」,那時候也沒做什麼新衣服,更別說是拍結婚照了,只是有一間專屬兩夫妻的房間,一張八腳眠床(有蚊帳)。因為住在海邊,警察會特別在舊曆年前後加強追緝走私,當天,警察還到家裡來臨檢,盡管家人有告知說那間是新房,但警察可不管那麼多,照闖臨檢「鬧」新房。


【阿母的話】

婚後,月娥的先生持續在中藥房工作,長子出生後,先生覺得中藥房的工作難以維持家計,於是就和他生家姐夫學做「塗水」,生性聰明的他,很快的學會「塗水」技巧,甚至連打圖也學會,而後就開始自己承包工事,家裡的經濟也因此開始慢慢好轉。

大約在月娥三十三歲左右,養父的五個兄弟分家,每房都要各負債四萬元,那時孩子還小,月娥相當擔心這筆負債,有一天生母來家裡,月娥和生母說起這筆負債:「阿母啊,這是要怎麼還?」生母說:「戇囝,小富為勤儉,大富為在天。」當時不太理解,生母就解釋給她聽,於是稍稍寬了一顆擔憂的心,而後這句話月娥也傳給媳婦孫子們,連小孫子都能夠朗朗上口呢。

月娥和先生育有三子,當生完三子後,夫妻倆決定不要再生,但月娥裝避孕器都會引起身體不適,於是她老公就毅然決然的去結紮,不讓老婆為此受辛苦。結婚初時月娥在家照顧孩子,當小孩讀小學後,她也會和先生去做「塗水工」,同時家裡還養一隻母豬,當母豬生下小豬仔時,夫妻兩人就拿著「椅條」在豬圈睡,以便就近照顧小豬仔,當時一隻小豬仔斷奶後可賣到2500元,算是一筆不錯的收入。


【退休生活】

月娥先生退休後買了一部車,可以帶家人四處走逛,那時孩子們都結婚娶媳婦了,夫妻倆也開始國外的旅遊,月娥因為帶孫子捨不得,所以第一年沒有跟著去,而後南非、美國、紐西蘭、大陸、新加坡…...等地都留下出遊記憶,國內的許多地方也都留有月娥歡樂走踏足跡。

壯圍後埤社區成立時,月娥和先生一起來當志工,先生負責泡茶給大家喝,社區夥伴們都稱讚這茶可是特別的甘香,去(103)年五月先生過世,泡茶的工作就由月娥接手。去年下半年,弘道百歲小學堂開課,因為小時沒得讀,現在比較有空閒了,同時媳婦也相當鼓勵,於是開始拿起筆來學寫字,彌補幼時的缺憾。

撰寫者

黃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