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噶瑪蘭ㄟ花蕊》校刊專欄

圖片著作權註記及使用限制: 創用CC姓名標示 3.0 台灣及其後版本(CC BY 3.0 TW +)

〈大「豬」小「豬」不落玉盤--林吉子阿媽〉

分類

國家文化記憶庫分類-藝術與人文

創作者

黃麗惠

媒體類型

文件

貢獻者

時間資訊

出版日期: 2015/10/15

出版商

財團法人宜蘭社區大學教育基金會

原件著作權註記及使用限制

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3.0 台灣及其後版本(CC BY-NC 3.0 TW +)

1941年出生的林吉子,不到一歲就被抱到養家,七歲時,養家再抱養一位弟弟,養父漁業維生,依季節而牽罟、「放緄仔」(延繩釣),家裡還有一些三七五減租的保留地在種田,大約七、八歲時,吉子就要幫忙煮飯,那時身高不夠,把「跤桶」翻過來,然後站在上面煮,不管煮得好吃與否,養母總是稱讚:「很好吃!很勥!很勥!(很棒)」,有時吃飽飯後,養父還會揹著吉子去看「棚跤戲仔」(野台戲)。

除了漁業、種田,家裡還養豬貼補家用,吉子要幫忙剁豬菜、「款豬仔糜」,那時大豬及母豬養在豬圈,小豬就放養在家裡,於是在晚上可以看到「人睏眠床頂,豬睏眠床跤」的景象。當吉子在大灶煮飯時,小豬會在她的身旁鑽來鑽去,有時不小心踩到小豬,人和豬都會嚇到,小豬就會「喈喈叫」,還好的是小豬不咬人。

小豬養在家裡,總會有排泄物,所以每天清理這些豬的排泄物也是吉子的工作之一,豬糞還好清理,但豬尿就麻煩了,這時要先用「火烌」鋪上去,然後再用掃把簸箕清理,因為吉子很勤快,所以鄰居來家裡都讚說:雖然家裡養豬,但都沒有豬屎的臭味,清理得真乾淨,實在了不起。

全文

大「豬」小「豬」不落玉盤-林吉子阿媽

作者/黃麗惠


【養女】

提到宜蘭的礁溪玉田,馬上會想到的是「玉田弄獅」,不過這可是在民國八十四年全國文藝季活動中,由於鄉民投入栩栩如生的演出才開始聞名全省的。在吉子出生的那個年代,玉田是個鄉下地方,父母親耕田、養鴨母,四姐妹中除了大姐外,其他的都送給人家當養女,然後再抱童養媳回來,因為家裡可還有四個兄弟呀。

 忘了是多大的時候來到養家,應該只有幾個月大吧,那時養家這邊有生孩子但夭折,養家外婆和吉子生家有認識,所以就居中引介抱吉子來「吃奶」當養女,後來養父的親弟弟有個兒子出生,小吉子七歲,就直接給養父這邊報出生,吉子記得小的時候都還要幫忙照顧、揹這個弟弟。


【小豬爭道】

吉子的養父漁業維生,依季節而牽罟、「放緄仔」(延繩釣),家裡還有一些三七五減租的保留地在種田,大約七八歲時,吉子就要幫忙煮飯,那時身高不夠,把「跤桶」翻過來,然後站在上面煮,不管煮得好吃與否,養母總是稱讚:「很好吃!很勥!很勥!(很棒)」,有時吃飽飯後,養父還會揹著吉子去看「棚跤戲仔」(野台戲)。

除了漁業、種田,家裡還養豬貼補家用,吉子要幫忙剁豬菜、「款豬仔糜」,那時大豬及母豬養在豬圈,小豬就放養在家裡,於是在晚上可以看到「人睏眠床頂,豬睏眠床跤」的景象。當吉子在大灶煮飯時,小豬會在她的身旁鑽來鑽去,有時不小心踩到小豬,人和豬都會嚇到,小豬就會「喈喈叫」,還好的是小豬不咬人。

小豬養在家裡,總會有排泄物,所以每天清理這些豬的排泄物也是吉子的工作之一,豬糞還好清理,但豬尿就麻煩了,這時要先用「火烌」鋪上去,然後再用掃把簸箕清理,因為吉子很勤快,所以鄰居來家裡都讚說:雖然家裡養豬,但都沒有豬屎的臭味,清理得真乾淨,實在了不起。


【招贅】

雖然吉子是養女,家裡還有一位養弟,但養家覺得「共做伙較有力」──兩姐弟互相幫忙,家才會壯大,所以吉子還是要用招贅的方式,於是在她二十歲那年,由養父母做主,招贅了家住十三股的老公。

吉子結婚時,有做了一件尼龍的新洋裝;做了「米香」拜公媽及分送親朋好友;有辦了幾桌請客,結婚三天歸寧──坐三輪車回男方家。吉子的老公當船員,出去跑船有時十幾天;有時二十幾天;有時一個多月回家一次。

吉子與先生共育有二男四女,養母覺得多子多孫多福氣,所以那時即使有不想再生的念頭,但一旦懷上了孩子,還是不敢去拿掉。婚後先生跑船,吉子則是照顧小孩、種田、家務……那時賺的錢都交給養父母,一直到和養弟分家後,才各自掌管經濟。


【養豬歲月】

孩子較大一點後,吉子在自己家前的「稻埕尾」蓋豬圈養豬,養了大約二、三十頭豬:母豬六、七隻;大豬二、三十隻,一年可以賣大豬及小豬仔二次,當時若是男人家養豬,則會自留豬哥可以「拍種」,女人家養豬就比較不敢,會請牽豬哥來為母豬「拍種」。

以前養豬要剁豬菜、煮豬菜糜,現在養豬則有了較方便的飼料,但若都用飼料也相當的不符成本,所以這時都會有人專門去酒廠載「酒糟」來兜售,後來在壯圍的城仔那邊,有豆腐店的豆粕可以免費相送,但得要自己騎著機車——後面再掛板車去拖載回來,再拌著酒糟及飼料來餵豬。

養豬歲月一直持續到六十幾歲,因為年紀大了較沒氣力,而且豬價也不好,就不再養了。吉子先生六十幾歲船員退休,沒多久就過世了,夫妻兩人從未一起出遊,吉子說:「那時攏予豬仔縛牢,哪有時間出去耍?」


【志工與休閒】

吉子在五十歲左右,後埤振安宮成立鼓樂隊,招募志工隊員,朋友邀約吉子一起去參加,於是白天吉子種田、種菜、養豬,晚上就到廟裡去練習,吉子負責的是鑱仔(小型的鐃鈸),只要有廟慶活動或是其他宮廟來參拜,穿戴紅帽、紅衣及黑褲的鼓樂隊就會出勤服務。

大約六十幾歲時,有人相約吉子去公館參加元極舞團隊,早上五點多去跳一個多小時,但大約三個多月後就不再去,因為吉子覺得時間被切得零碎了,要去菜園裡工作都無法有較從容的時間。吉子的女兒結婚後,她就幫忙照顧外孫,孫子較大後,也不再養豬了,才有時間出去旅遊,大陸、新加坡及台灣離島都曾到訪,國內旅遊則是近幾年參加較多的進香團遊覽。


【活到老學到老】

近年吉子把田園都交給孩子們耕種,於是開始有自己的時間參加一些社區的活動。1033月,後埤社區在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的協助下,籌組在地的不老棒球聯盟──宜蘭「後埤土豆不老棒球隊」,吉子擔任一壘手,打擊則是第三棒,每週三天的清早要練習,也曾參加國內多場的友誼賽,團隊還曾獲得最佳精神獎。

近兩年,吉子生家的妹妹相邀在喪禮樂隊中打小鼓,一次出勤有幾百元工資可領,她又再度學習打小鼓技巧,參與樂隊。去年(103)九月社區百歲小學堂成立,因為幼時失學,於是吉子來到小學堂上課學寫字。

不再為生活束縛的吉子,振安廟裡有活動就去做服務;喪禮樂隊要出勤就去賺些「零星錢」;棒球隊平時練習,有比賽就全力以赴;百歲小學堂開課,就當學生學寫字;菜園裡的工作,隨興而做;進香團相邀時,也就與大家一起同樂旅遊去,生活到了如今就是自在。

撰寫者

黃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