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噶瑪蘭ㄟ花蕊》校刊專欄

圖片著作權註記及使用限制: 創用CC姓名標示 3.0 台灣及其後版本(CC BY 3.0 TW +)

〈十三歲新娘--張詹阿金阿媽〉

分類

國家文化記憶庫分類-藝術與人文

創作者

黃麗惠

媒體類型

文件

貢獻者

時間資訊

出版日期: 2015/12/15

原件著作權註記及使用限制

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3.0 台灣及其後版本(CC BY-NC 3.0 TW +)

身份證上註記為民國131924)年出生的詹阿金,實際上還要早兩年就到人間報到,大概一歲左右,有人來家裡附近問:「有沒有小孩要送養?」阿金的奶奶聽到後就說:「要孩子,我家有一個給你。」轉身進屋拿揹巾,就把阿金給來人揹走。

阿金被帶走後,送到壯圍過嶺當童養媳,家務雜事不消說是一定要做的,農務更需要幫忙。婆家有四個孩子,不分男女都可以上學讀書,但身為童養媳的阿金就不能擁有這學習的機會。婆婆對阿金這個童養媳的管教相當嚴格,總是用著打罵的教育方式。

農曆年三十是童養媳的關卡,這天總是「捒作堆」的日子,十三歲的阿金,在除夕夜被告知:要到另一房間睡,即便阿金不想要進那房間,還是被婆婆推著進去。隔年,阿金生下長子,雖然婆婆對阿金很嚴格,但在她做月子期間燉補不缺、三餐吃的也相當好。只是好景不常,沒多久阿金的先生被徵召為台籍日本兵出征,從此未回。

婆家替阿金做主,看中一戶即將搬遷到外縣市的人家,要讓阿金嫁過去,但婆婆不許她把兒子帶走,阿金內心極其不願意,正在愁苦時,一位認識的鄰村張家男孩,就把阿金帶走藏起來,讓她的婆家找不到人,躲過風頭後,兩人共結連理組織家庭。

全文

十三歲新娘(張詹阿金阿媽)

作者/黃麗惠


【要孩子,我給你】

滿頭白髮的阿金阿媽已經九十二歲了,但這只是身份證上的註記,比實際的歲數還晚報了一年。與阿金阿媽聊天,她的語調徐緩,走過的風霜,歷經時間沉澱,似乎添了些許朦朧,但曾經深刻的,依舊在心底迴盪。

大概一歲左右,還不太會走路的阿金,時常依偎在母親的背上,有一天,有人來家裡附近問:「有沒有小孩要送養?」阿金的奶奶聽到後就說:「要孩子,我家有一個給你。」轉身進屋拿揹巾,就把阿金給來人揹走。孩子莫明其妙的被送走,阿金的母親欲哭無淚,這可是自己第二胎的長女呀!


【嚴格管教】

阿金被帶走後,送到壯圍過嶺當童養媳。婆家種田,也有養些家禽,家務雜事不消說是一定要做的,農務更需要幫忙。婆家有四個孩子,不分男女都可以上學讀書,但身為童養媳的阿金就不能擁有這學習的機會。阿金屆入學年齡的那年,有一天學校的老師來家裡拜訪,因為從沒到過學校、看過老師,所以阿金好奇的躲在門後偷看,結果被婆婆發現了,老師才剛離開家門,阿金就被婆婆狠狠的打了一頓。

婆婆對阿金這個童養媳的管教相當嚴格,曾經有一次,阿金早上起床後穿著木屐走到前庭,就被婆婆打:「要趕快出門去工作了,還穿什麼木屐!」小孩子對新奇的事物總是好奇,阿金當然也不例外,有一次到婆婆的房間,見到紙鈔就拿起來看,結果被誤以為是要偷錢,下場當然又逃不了一頓打罵。


【十三歲新娘】

農曆年三十是童養媳的關卡,這天總是「捒作堆」的日子,十三歲的阿金,在除夕夜被告知:要到另一房間睡,即便阿金不想要進那房間,還是被婆婆推著進去。隔年,阿金生下長子,雖然婆婆對阿金很嚴格,但在她做月子期間燉補不缺、三餐吃的也相當好。

阿金的先生跟著家裡務農,當了母親的阿金,要揹著小孩煮飯、幫忙曬穀……等農事,三餐是不虞匱乏,但沒有自己的錢可以使用。阿金的先生二十歲時,被徵召為台籍日本兵出征,從此未回。


【峰迴路轉】

失去丈夫的阿金,在婆家沒有一點說話的餘地,權力都掌握在婆婆的手上,或許婆婆是想:兒子已經往生了,對媳婦就要有所安排,才能了結心頭事,於是就替阿金做主,看中一戶即將搬遷到外縣市的人家,要讓阿金嫁過去,但婆婆不許她把兒子帶走,得讓這孩子留在婆家。

對阿金而言,如果嫁到外縣市,那麼看到兒子及生家父母的機會將很渺茫,內心極其不願意這樁婚事,正在愁苦時,一位認識的鄰村張家男孩,就把阿金帶走藏起來,讓她的婆家找不到人,這樣就不能強迫她嫁到遠方。過了一段時間後,阿金就和這張家男孩結婚。


【學騎腳踏車】

再婚後的阿金,日子比之前較好過,夫家有耕作一些田地及養豬,園裡有種花生、番薯及些許的菜。花生收成時期,拔花生、曬花生都是阿金的工作,而後的清晨,阿金用扁擔挑著兩擔花生,半走半跑的挑去賣,這單趟的路程就得要花上一個多小時。

後來,先生教阿金騎腳踏車,舊式腳踏車在坐墊前還有一橫桿,長得瘦小的阿金常常跨不過去,於是先生在腳踏車後的貨架,橫綁一根扁擔,再幫忙扶著腳踏車讓阿金慢慢練習,就這樣學會了騎腳踏車。


【我的錢】

阿金的先生於北館市場有店面在賣魚貨──鮮魚、熟魚仔、魚脯仔……除了鮮魚是不用再加工的,其他兩樣都要阿金在家汆好、曬好後,再給先生拿到店裡賣,有時阿金也會用腳踏車載魚貨到店裡,並幫忙店務。

除了準備先生店裡要用的魚貨外,冬天時,先生若去抓「鰻仔栽」,阿金就跟著去幫忙。牽罟時期,阿金也會和大家一起去,如果捕到的魚較少,就把魚分配後各自拿回家加菜;如果捕到的魚較多的話,就會拿去賣錢,幫忙牽罟的人就能夠分到些許的錢,即便這些所得可能只有十塊、二十塊,但這可是阿金第一次能夠自由支配的錢。


【老康健】

阿金與先生育有二子一女,孩子成家後,阿金就開始帶孫子。大約到七十五歲左右,就不太需要再忙碌工作了,同時也會參加進香團的遊覽,兒子也會帶阿金出去玩,雖然沒有出國過,但記得去綠島的那次,去程坐船;回程搭飛機,可也是在一趟旅遊中,把兩樣交通工具都體驗了呢。

或許是年輕時,都會到「大溝」(壯東大排)旁散步運動的關係吧,九十三歲的阿金阿媽身體還算硬朗,每天早起後,拄著拐杖在家裡及隔壁小兒子家走走坐坐。阿金阿媽凡事能夠自己做就不依賴孩子們,每回洗澡後,她都會順道把自己的衣服洗好,而不用洗衣機,真的是老康健!

撰寫者

黃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