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噶瑪蘭ㄟ花蕊》校刊專欄

圖片著作權註記及使用限制: 創用CC姓名標示 3.0 台灣及其後版本(CC BY 3.0 TW +)

〈培育幼教搖籃--林阿垂阿媽〉

分類

國家文化記憶庫分類-藝術與人文

創作者

黃麗惠

媒體類型

文件

貢獻者

時間資訊

出版日期: 2016/03/15

出版商

財團法人宜蘭社區大學教育基金會

原件著作權註記及使用限制

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3.0 台灣及其後版本(CC BY-NC 3.0 TW +)

1932年,林阿垂出生於宜蘭礁溪,阿公是中醫師,與阿媽育有七仙女,身為長女的阿垂母親是招贅,阿垂姐姐的年紀比哥哥大蠻多歲,所以姐姐也是用招贅的,但是有十二年期限的約定方式,期滿後即可搬出自成小家庭。

在林阿垂的記憶中,小時候的家境相當不錯,學齡時至礁溪公學校就讀,小學後期常有空襲。戰後小學畢業,參加頭城初中的入學考試,順利考上成為第一屆的學生,初中畢業後繼續就讀省立台北女子師範學校,當時的學校和宿舍距離很遠,而且都是洗冷水澡,冬天可就是一大考驗。師範學校畢業後,可分發到小學或托兒所教書,但阿垂畢業後沒有立即執教鞭,再至台北的稻江家政學校讀書。

從家政學校畢業後的阿垂,回到宜蘭礁溪申請成立中興短期職業補習班,教授縫紉。幾年後縣黨部服務處的趙主任委請她到實踐農村托兒所(前身為農忙托兒所)任教,於是結束補習班,開始幼教的生涯。

在托兒所任職期間,阿垂都會去上課進修,後來還擔任講習班的講師。民國五十三年,因為有感於托兒所的福利不周全,於是參加了宜蘭縣第六屆縣議員選舉,並一舉當選,為幼教爭取更好的品質。

全文

培育幼教搖籃(林阿垂阿媽)

作者/黃麗惠

幼教是童蒙所接觸的第一個正式學習教育,以培育幼童養成良好生活習慣及基本能力為目的,其影響不可謂不大,幼教老師更是需要擁有無比的耐心及愛心──終身以幼教為職志的林阿垂阿媽,更是令人豎起大姆指稱讚。

【家庭環境】

出生於宜蘭礁溪的阿垂,記得阿公是中醫師,因為阿媽生了七仙女,所以身為長女的阿垂母親就用招贅的方式。阿垂有一姐一兄,姐姐的年紀比哥哥大蠻多歲,所以姐姐也是用招贅的,不過因為家裡還有一個男孩子,所以姐姐的招贅是有十二年期限的約定方式,期滿後,即可搬出林家,自成小家庭。

在阿垂的記憶中,小時候的家境相當不錯,住家隔壁的日本人──戶口名簿是「紅簿仔」──可以優先配給及購買物資,那時阿垂家裡會委請他們幫忙購買需要的物資,所以印象中生活並不虞匱乏。

【求學】

到了就學年齡,阿垂至礁溪公學校就讀,小學後期常有空襲。戰後,阿垂國小畢業,參加頭城初中的入學考試,還未放榜時,本來要再去報考蘭女(臺灣省立蘭陽女子中學),但老師不准。放榜後,阿垂順利考上頭城初中,成為第一屆的學生,當時是男女合班。

頭城初中畢業後,阿垂繼續升學,就讀省立台北女子師範學校,當時的學校和宿舍距離很遠,而且都是洗冷水澡,夏天還好,冷天可就是一大考驗。師範學校畢業後,可以分發到小學或托兒所教書,但阿垂畢業後沒有立即執教鞭,她再至台北的稻江家政學校讀書。

【縫紉班/幼教生涯】

從家政學校畢業後的阿垂,回到宜蘭礁溪,申請成立中興短期職業補習班,教授縫紉。補習班辦得相當不錯,甚至還引起同業的眼紅,補習班開業幾年後,縣黨部服務處的趙主任委請阿垂到實踐農村托兒所(前身為農忙托兒所)任教,於是阿垂結束補習班,開始幼教的生涯。

在農村托兒所任教的阿垂,每個月的薪水是二百元,因為她還身兼主任,所以有多一百元的加給,後來有再調薪為一個月四百元,記得那時十塊錢就可以買到一大碗公的豬肉了。

白天在托兒所任教的阿垂,晚上可也沒有閒著,那時縣黨部聘請阿垂擔任縫紉班老師,只要政府單位在哪個地方開課,她就去上課,足跡踏過了頭城、礁溪、宜蘭、羅東……等地。縫紉班一期三個月,每個月有三百元的收入,較近的地方,阿垂會騎著腳踏車去上課,印象中記得,晚上縫紉班的課程教了許多年,一直教到政府單位沒有再開班為止。

【婚姻】

廿七歲那年阿垂結婚,先生是大嫂在礁溪國小的教員同事,因為在這之前,他常常會到家裡來走動,阿垂的阿媽經常跟他話家常,阿垂也認識他,只是少跟他有所對談,或許家人也很中意他,那時姐姐還催促阿垂要趕快跟他結婚,不然就會當「老姑婆」。

阿垂的先生是泉州人,民國三十八年時隻身來台,後在礁溪國小任教,住在學校的宿舍。結婚當時,阿垂還有穿白紗禮服、拍結婚照,禮車則是向縣黨部商借的。婚後阿垂與先生經濟各自獨立,也彼此尊重對方的交際活動。

【縣議員】

在托兒所任職期間,若有舉辦相關的講習班,阿垂都會去上課進修,後來阿垂還擔任講習班的講師。民國五十三年,因為有感於托兒所的福利不周全,為了爭取更好的幼教品質,於是阿垂參加了宜蘭縣第六屆縣議員選舉,並一舉當選。

【退休/志工】

阿垂與先生未有生育子女,因為在托兒所鎮日與小孩相處,也沒有考慮要領養小孩。阿垂在幼教任職了四十一年,屆齡退職時沒有領到退休金,因為正逢托兒所納編初期,阿垂覺得自己是制度下的犧牲者。

從托兒所退職的阿垂,因緣際會下來到礁溪衛生所擔任志工,一直到現在,算算也已將近廿年了。除此,阿垂在六、七年前開始擔任宜蘭縣衛生局毒品防治中心的志工,每個月一次到衛生局做電訪,關懷出獄後的藥癮者。

【活到老學到老】

除了志工之外,阿垂參加竹林安養院的鼓隊,每星期二、五要去練習。另外每個星期一、四,參加礁溪樂齡學習中心辦理的「祖孫共學」,學習日語及各項手藝,星期三晚上,阿垂則是到員山大湖的清海無上師道場,參加共修會。每週六及日的下午,她還參加由莊文龍老師授課,在礁溪圖書館舉辦的「樂齡鬥陣答喙鼓、相招來學相褒歌」課程。

算一算,阿垂阿媽從週日到週六,天天都有活動要忙,真的是退而不休,忙碌得很充實!而阿垂阿媽的樂於學習,更是「活到老學到老」終身學習的完全體現。

撰寫者

黃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