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噶瑪蘭ㄟ花蕊》校刊專欄

圖片著作權註記及使用限制: 創用CC姓名標示 3.0 台灣及其後版本(CC BY 3.0 TW +)

〈牌桌外的天空(林雪娥阿媽)〉

分類

國家文化記憶庫分類-藝術與人文

創作者

黃麗惠

媒體類型

文件

貢獻者

時間資訊

出版日期: 2016/04/15

原件著作權註記及使用限制

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3.0 台灣及其後版本(CC BY-NC 3.0 TW +)

雪娥一家七姐妹的婚姻,都是纒著小腳的奶奶在牌桌上促成的,因為奶奶具有相當大的權威,家中孫女們的婚事,不由得孩子們的父母置喙,奶奶為七個孫女選擇了四位台灣本省籍及三位安徽籍的外省孫女婿。

搬家是雪娥習以為常的,父親的工作是承包公家機關的石堤工程,因此工程做到哪,家就在哪裡。十個兄弟姐妹出生地不盡相同,雪娥是一九五O年出生於四腳亭,排行老八,雖然父親是工頭,但人口眾多,過得也算艱苦。

雪娥出生後,身體相當不好,因此在出生後一年多,才在人間戶口上添了註記。家裡孩子多,母親還要煮飯給工人吃,因此照顧不易,雪娥小時患了小兒痲痺,雖然在動作上不覺得有不方便,但體質較差,身體也比其他人虛弱,因此奶奶就幫她選擇了在林務局擔任巡山員的夫婿,而夫妻二人整整相差了廿一歲。

婚後,先生依舊喜歡在牌桌上摸幾圈,對於家庭支出的金額給的很嚴苛,因此雪娥得要做手工、幫旅舍洗被單、托兒所工友、保母等工作,雖然辛苦,但也撐持了一個家,回首,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牌桌外的天空揮灑得多姿多采。

全文

牌桌外的天空(林雪娥阿媽)

作者/黃麗惠


【牌桌定親】

你能想像:一家七姐妹的婚姻,都是纒著小腳的奶奶在牌桌上促成的嗎?雪娥的奶奶具有相當大的權威,家中孫女們的婚事,不由得孩子們的父母置喙,奶奶為七個孫女選擇了四位台灣本省籍及三位安徽籍的外省孫女婿,雪娥在與仍是喜歡摸幾圈的夫婿結褵後,牌桌外的天空,該如何揮灑?

【搬家為常】

搬家是小雪娥習以為常的,父親的工作是承包公家機關的石堤工程,因此工程做到哪,家就在哪裡。家裡的十個兄弟姐妹,出生地不盡在同一個地方,雪娥出生在四腳亭,排行老八,雖然父親是工頭,但孩子眾多,過得也算艱苦。

雪娥出生後,身體相當不好,奶奶說:「若養活了再報戶口。」因此在出生後一年多,雪娥才在人間上添了註記。家裡孩子眾多,母親還要煮飯給工人吃,因此照顧不易,雪娥小時患了小兒痲痺,雖然在動作上不覺得有不方便,但體質較差,身體也比其他人虛弱。

【求學】

到了就學年齡的雪娥,全家搬遷到宜蘭的南澳,爾後父親的工程事業漸走下坡,於是結束工程工作,在南澳買房子開雜貨店,同時加蓋豬圈養母豬,雪娥此時在蓬萊國小上學,但因為兄姐較大後都外出工作,所以她得幫忙照顧弟妹,因此可以說是半讀半休的完成了國小的學業。

【婚姻】

雪娥的大哥及二哥在親戚的鼓勵下,雙雙到花蓮求發展,奶奶也會去花蓮孫子那邊走動,以打牌為消遣的奶奶,因此在牌桌上認識了雪娥未來的老公,那時的他在林務局擔任巡山員的工作,雪娥奶奶覺得公家機關是鐵飯碗,自己的孫女身體不太好,有鐵飯碗的照顧,應該可以生活無虞,所以就幫雪娥訂下這門親事,結婚那年雪娥廿三歲,而他的先生則足足長了她廿一歲。

婚後,雪娥先生的工作時有調動,因此她也跟著搬遷各處林務局宿舍,那時先生的薪水大約四、五仟元左右,剛開始雪娥先生會把薪水交給她,大約過了二年,孩子出生,家裡開銷大,先生疑心她把錢拿回娘家,於是就把家庭財務權收回,先生喜歡打麻將,相對於家的付出就相當的吝惜。

【工作】

先生工作調動歷經花蓮、和平,而後調到羅東,因為宿舍很老舊,所以就在外租房子,這時雪娥向附近工廠拿摺/黏紙袋的手工回家做,也才開始有一些收入,不用再過著老是仰頭靠老公的日子。過沒多久先生又調往太平山,但因為山上天氣冷,雪娥就沒有跟著搬遷過去,與女兒住在羅東的租屋處。

大約民國六十二年時,雪娥先生工作調到礁溪,他們全家就搬到礁溪的宿舍,過不多久,先生又被調往蘇澳,這回雪娥不想再搬家了,於是先生就通勤上班。住在礁溪的雪娥,找到幫旅舍洗被單的工作,她要走路到旅舍,將要洗的被單、床單、枕頭套包在大布巾裡,然後再背回家用自來水洗,好天氣時,家外的庭院就是曬被單的場所,天雨時,家裡處處都是晾著的被單,恍如電影布幕般,煞是壯觀。

後來洗衣店盛行,洗被單的工作沒了,雪娥應徵到家附近鄉立托兒所的工友工作,在那裡她要負責掃地、燒開水、蒸便當、煮點心……等,自己的孩子也跟著她一起在托兒所上課(不用收學費),記得那時每天早上要去上班時,隔壁阿婆就喊著:「孩子們,要去托兒所上課囉!」大大小小的蘿蔔頭加起來有十幾個,就如同母雞帶小雞般跟著雪娥一起上學去!放學時,也是這樣浩浩蕩蕩的一行隊伍帶回家。

在托兒所工作好幾年後,新當選的鄉長改變政策,雖然托兒所所長及其他人士極力幫雪娥爭取,但最後還是不得不離開這個工作崗位。而後朋友問雪娥是否願當保母?答應後,就此開啟她的保母生涯。記得剛開始照顧幼兒時是日夜無休的,月薪三仟元,每回只帶一個小孩,還曾有一家的四姐妹都是雪娥帶大的,另曾經有一段時間,照顧的孩子家長因無法兼顧家庭工作,聘請雪娥到家裡幫忙照顧孩子、整理家務,於是雪娥就把自己的三個孩子帶著,加上老闆家的四個孩子,一屋子小孩鬧烘烘的。

【照料先生】

民國八十年,雪娥的先生從林務局退休,八十一年開始回大陸探親,那時先生的父母均已逝世,然而雪娥先生卻還是每年都要到大陸,每次去就待上廿一天左右,盡管他曾答應雪娥,要把退休金的一部分留給雪娥,但卻沒有做到,有次雪娥氣不過跟他說:「要不你乾脆回大陸定居算了。」而雪娥先生卻又不願意,這樣每年的往返,所費不貲,在雪娥的心裡,總覺得開放大陸探親的政策,害慘了這些在台灣的老婆。

雪娥的保母歲月大約將近二十年,覺得年紀較大,無法再承擔照顧幼兒的責任,於是就不再當保母。過沒多久,以前帶的孩子家長在羅東開火鍋店,雪娥就到店裡當服務生;端火鍋,大約做了二、三年,火鍋店倒閉,那時女兒也已大學畢業,就勸她不要再出去工作了。

雖然不再出去工作,但雪娥的先生開始出現失智的現象,直到此時他才沒有再到大陸探親。先生的病情,起始會自己一個人偷偷的跑出去,雪娥總是要四處的找他回來,後來甚至連生活起居都無法自理,更需雪娥寸步不離的照料,先生病了五、六年後往生,沒有留下半毛錢給雪娥。

【安定】

現在的雪娥別無所求,只需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有空時就在家附近運動,先前孩子出外讀書時,雪娥有參加佛光山蘭陽別院的誦經團,直到現在都還持續著,有時也會去幫往生者助念。

回首,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雪娥阿媽不再怨;不再嘆,安定是現在的知足,至少,牌桌外的天空,自己也揮灑得多姿多采。

撰寫者

黃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