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噶瑪蘭ㄟ花蕊》校刊專欄

圖片著作權註記及使用限制: 創用CC姓名標示 3.0 台灣及其後版本(CC BY 3.0 TW +)

〈養鴨人家--陳悅子阿媽〉

分類

國家文化記憶庫分類-藝術與人文

創作者

黃麗惠

媒體類型

文件

貢獻者

時間資訊

出版日期: 2016/09/15

出版商

財團法人宜蘭社區大學教育基金會

原件著作權註記及使用限制

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3.0 台灣及其後版本(CC BY-NC 3.0 TW +)

1938年出生於冬山鄉的悅子,父親是在生產製糖的白甘蔗園擔任工頭,母親則是張羅家務、照顧孩子,悅子五歲左右,父親去逝,後來母親再招贅,續生一男二女,大約七歲時,大姐遠嫁花蓮,於是她得擔負起長女的責任──照顧弟妹,農忙時期還要幫忙田裡雜務。

十六、七歲時,悅子的母親因病往生,廿三歲那年,由奶奶作主,憑媒妁之言招贅住在五結鄉的夫婿,記得那時除了有做大餅、新衣服及辦了六桌宴席外,還有聘金3600塊。婚後的悅子夫婿,繼續婚前在台北三輪車伕的工作,十年後因應政府政策,兩輛三輪車換一部計程車,於是悅子夫婿與人合夥輪流開計程車,但沒多久即覺得開計程車的收入沒有預期的好,就決定回宜蘭,起初跟親戚朋友承包割鹹草工務,到了六O年代,養鴨盛行,悅子夫妻也開始投入養鴨行業。

剛開始養了近五百隻的生蛋母鴨,另養二十隻左右的公鴨配種,好些年後,改養土番鴨,數量大約有一千多隻,爾後又改換成代工承包養鴨場的雛鴨餵養,因為養鴨,讓家庭經濟穩定了些,但是養鴨過程中曾經碰到鴨瘟,還有一次因為颱風登陸,狂風吹垮鴨寮,壓死了好多的鴨隻,真的是讓人欲哭無淚啊!

全文

養鴨人家(陳悅子阿媽)

作者/黃麗惠


與悅子阿媽孫子有約,到訪時,阿媽去賣菜還沒回到家,未幾,聽到機車熄火聲,八十歲的悅子阿媽騎著機車,後面再拖一台板車,就這樣從利澤騎車到羅東賣菜,坐下聊天後,阿媽翻轉我腦中想像印象──動作俐落、中氣十足,間或幽默談吐,根本就是活力十足的中年啊!

 

【童年】

出生於冬山鄉的悅子,父親是在生產製糖的白甘蔗園擔任工頭職務,母親則是張羅家務、照顧悅子及長她十歲左右的姐姐,大約在悅子五、六歲左右,父親去逝,留下悅子母女與奶奶相依為命,後來母親再招贅,續生一男二女。繼父的視力不好,日落後眼睛就看不太清楚,他向別人買鹹草回來,再編織成草蓆,白天時用扁擔挑著,走路去羅東賣。

悅子大約七歲左右,大姐遠嫁花蓮,於是她得擔負起長女的責任──照顧弟妹,那時家人在靠海附近有開墾四、五分地,種植番薯以及蘿蔔,番薯長得較好的就拿去賣,比較不好的才留下來煮番薯粥──「較早真艱苦,攏嘛是吃番薯糜、豆仔葉。」蘿蔔的採收期都在近農曆年時,另還有種一些稻田,農忙時期悅子還要幫忙田裡雜務。


【招贅】

悅子的母親,在她十六、七歲左右,因病往生,家中剩下奶奶、繼父與悅子四姐弟一起生活。悅子廿三歲時,由奶奶作主,憑媒妁之言招贅住在五結鄉的夫婿,以承繼生父家香火,記得那時除了有做大餅、新衣服及辦了六桌宴席外,還有聘金3600塊。

結婚後的悅子夫婿,依舊在台北擔任三輪車伕,新婚夫妻相隔兩地,即使有時悅子會上台北,但也待不過二、三天,繼父就要悅子趕快回家幫忙。十年後因應政府政策,兩輛三輪車換一部計程車,於是悅子夫婿與人合夥輪流開計程車,但沒多久即覺得開計程車沒有預期的好,就決定回宜蘭。

 

【育子】

或許是夫妻分隔兩地,結婚三年後悅子還未生育,此時剛好有認識的朋友,生養較多女兒,在悅子阿姆的遊說下,農曆年後抱養了十四個月大的養女來「硩花」,說也奇妙,同年農曆九月,悅子就生下長子,隔次年的農曆正月,次子誕生,此時先生還在台北工作,一個人要照養三個孩子,相當的辛苦。

沒有育養幼子經驗的悅子,還因此而自我驚嚇,有一回她看到本坐在房裡玩耍的長子,眼睛圓睜,雙手在八腳眠床的床腳上揮抓,嚇得她不知所措,因為這時的悅子奶奶中風而不能言語,無法傳承經驗給她,幾經輾轉後,悅子才知道,原來因為她的營養不夠,沒有豐足的奶水可以餵飽孩子,所以長子那時因為饑餓,想要攀爬上床找母親喝奶,但卻因為力氣不夠爬不上去,所以才變成悅子看到的孩子雙眼圓睜、雙手揮抓的畫面。


【工作】

婚後,留在宜蘭的悅子,除了要照顧孩子及幫忙家務、田園雜務外,在農忙時期,還要去阿伯家幫忙曬稻榖,同時還在做「kenntsìng」(織草包),聽說在隘丁賣,價格會較好,悅子就曾經走路用「攕擔」(兩端皆為尖頭的扁擔)擔到蘇澳賣,早上出門到賣完回家,大約要到下午三、四點,因為太耗時,所以去過一回就作罷,而在家附近兜售,賣的錢悅子都拿來當買菜錢,「彼時生活艱苦,連頭毛攏毋甘電。」

悅子的先生不在台北開計程車,回到宜蘭後,孩子都已經讀國小了,那時冬山河畔生長有鹹草,他就跟親戚朋友承包割鹹草工務,割好後,還得將鹹草擔至指定地點,雖然辛苦,但他還是相當的努力,以擔負起一家之長的責任。


【養鴨人家】

六O年代,養鴨盛行,悅子夫妻也開始投入養鴨行業,剛開始養了近五百隻的生蛋母鴨,另養二十隻左右的公鴨配種,此時家的一樓養鴨,二樓住人,悅子要用大灶燜煮鴨飼料──玉米粒與麥仔,大灶用的燃料則是「塗炭」(煤炭),因為養的鴨隻為數不少,所以需要大量燜煮,同時要不斷的攪拌,以防燒焦,孩子們在課餘也要幫忙把買來的下雜魚用機器攪碎,然後再將這三種飼料拌在一起,餵養鴨隻。

生蛋母鴨養了好些年後,改養土番鴨(體型較大),數量大約有一千多隻,這時鴨寮與住家不在一起,而是在靠近五十二甲附近與人承租的。爾後又改換成代工承包養鴨場的雛鴨餵養,從鴨蛋孵出小鴨後開始養,大約養二十多天後再交給養鴨場,養雛鴨是以最後給養鴨場時的隻數來計價,此時用的則是專給雛鴨吃的飼料。

養鴨之後,經濟有比之前稍微好轉,但也曾經碰到鴨瘟,還有一次因為颱風登陸,狂風吹垮鴨寮,壓死了好多的鴨隻,真的是讓人欲哭無淚啊!大約二十年前左右,政府開始提倡環保,宜蘭縣規定河川禁止養鴨,於是悅子夫妻也就結束了二十幾年的養鴨人家生活。


【兼職】

養鴨的同時,悅子還兼養豬及養雞,她在家後面蓋了雙層的豬圈,上層養小豬,吃的是專用飼料;下層養大豬,吃的是餿水加番薯葉,一年大約養三十頭,販售兩次──七月半及過年。悅子家裡還圍有雞圈,飼養三、四十隻雞,供給自家年節祭拜食用,也有親朋好友覺得她飼養的雞隻品質好,前來請求出售。

雖然工作繁忙,但悅子還是忙裡偷空兼職殺鴨及「擘鴨賞」(將鴨賞骨肉分離),當工廠接到南部運上來的鴨隻後,當日的凌晨就得開始工作,團隊輪流分擔作業流程,最高紀錄曾在一天殺了五百隻鴨,也曾從凌晨做到當晚的十點左右,「擘鴨賞」則是在農曆十一、十二月時,這兩樣工作都是以時薪計酬,大約100120元左右。

悅子五十幾歲時,還曾在外銷的冷凍魚工廠做臨時工,主要工作是在生產輸送帶上排魚,以出勤打卡的時間計算時薪,大約100元左右。扳著指頭數算,悅子可是同時兼做養鴨、養豬、養雞、殺鴨、「擘鴨賞」、魚工廠、菜園、家務……等多項工作,不禁令人驚呼出聲:到底還有沒有時間睡覺休息!


【不退休生活】

對於悅子來說,她的字典沒有「退休」這兩個字,現在的她早上五點多就起床(若要賣菜的話,三、四點就起床),煮糜餵雞後,就到菜園工作,園裡種著各類蔬菜及花生,若是自家吃不完,就載去賣,然後再換沒有種的蔬菜回來。

工作這麼繁忙的悅子,哪有時間旅遊呢?她說:「大陸、金門、澎湖及臺灣各地我都去玩過了。」原來善用時間的悅子,有人相邀旅遊時,只要算計不耽誤到工作的話,她就帶著放鬆的心旅遊去。

因為年輕時的多勞動,所以現在身體還算不錯,只是生有骨刺,需要束腰,其他倒無大礙,悅子凡事看得通透,現在對她來說,工作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有人找去旅遊,時間許可就去,只要跟兒孫們告知去處,也就放心出門,至於退休這回事,跟她可是八竿子打不著呢!


撰寫者

黃麗惠